回忆录一:以前印象较深的几件小事

这个学期也终于结束了,我一向的做法是逃避至上主义,尽量不去面对以及回顾自己过去不满意的回忆,导致我几乎都忘记自己以前的事情,然后这个学期最大的变化可能就是尽量努力去和自己和解,而不是一味地自己贬低自己,自己看不起自己,感觉自己一直以来都在贬低自己,永远没个尽头,现在想起来,才意识到这是我父亲对我造成的影响。

我从小到大几乎从未被夸赞过一次,我父亲是追求成绩至上的人,我从未拿到过令他满意的成绩,只要有人考了100分,那么我考99分都是错的,而我从小到大错的最多的不是因为题目做不出来,而是因为各种粗心大意丢的分,所以我父亲每每拿到试卷总能给我找出一大堆不该丢失的分数,然后开始指责我,有时候可能还会升级到辱骂殴打的阶段,当然如果我乖乖虚心接受他的批评的话是不会升级到如此地步的,但我从小就不是这样的善茬,我小时候有着极强地反叛心理,是打心眼里和我父亲对着干的那种,他说一句,我可能会顶十句,他打我,我就站着让他打,即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那种,脑子里也绝对不会想着逃跑,我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在我心里应该算一种平等的决斗模式,我不会觉得我是小孩子所以我可以随便逃跑掉,这个阶段的我斗不过你,那我就甘心收下我弱小的证明,总有一天我会长大的,但我没有想到,长大后的我却站在了父亲那边,觉得自己小时候是如此的不懂事,感觉就很悲哀。

他幼儿园就开始让我背九九乘法表,一年级就开始让我学奥数,小学时期他觉得五笔打字比拼音打字快,就逼迫着我学习五笔打字,每天在家得用五笔敲打出五十个字等等等等,现在看过去,他应该是爱我的吧,但当时的我的确理解不到那份严厉背后还隐藏着什么,我只是默默地恨着他,恨着他在家里专制独权,从不关心我成绩以外的各种事情,恨他只会不停地拿我与他人做比较,别人做对的题我错了就是我的问题,几乎不曾夸赞过我一句,可能自卑情结从小就被他亲手种在的我的心里了吧。直到现在,我也依然自卑着。

我觉得人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生物,我小时候属于那种极度自私自利唯我独尊的人,如果要说校园欺凌的话,我肯定是属于欺凌别人的那种,我还记得我小五的时候被身边最亲近的朋友打小报告给了班主任,班主任后来在课堂上当众“羞辱”了我,这是一件怎样的事呢,在我印象里是这样的,我们当时那个班主任特别严厉,她总是压榨我们学生的各种时间,例如午饭时间两个小时,除开一个小时午睡时间的话,我们吃饭只能吃半个小时,剩下半个小时必须要在教室里学习,我一直对这样的压榨心存不满,对,我当时还是班长来着,但我这个班长一直以来都是站在学生那边的,好像和大家心目中老师的走狗不太一样,反正就是在某一天的时候,我遇到了校长,我当时很想直接反映这个情况,但我当时还是很机智地利用了自己还是一个小孩子的事实,当时一开始就是很委屈地问校长,校长,请问我们午餐吃饭时间是一个小时吗,他说是啊,然后我又很委屈地说,那为什么我们老师要求我们提早半小时回到教室自习呢?然后校长就问了我在哪个班,班主任是谁什么的,然后我就屁颠屁颠全告诉他了,那时候觉得是真的开心,当时站我身边的是我小五时候最好的一个朋友,她是当时知道这件事为数不多的几人中的一人,后来第二天我就被班主任在课堂上当众“羞辱”了,说我是班级的败类,自以为是的人什么的。我隐隐约约觉得是有人出卖了我,但我不知道是谁,随后我就开始了调查,一个一个地去排除,最后只剩下了她,当然我没有当面去问她,当时我们那个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她要求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得写日记,然后收上去每天批改的那种,具体是怎么查出来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反正最后我在那个女生的日记本里发现了当天我和校长的对话,所以班主任才知道打报告的那个人是我,最后我带着我身边玩的所有人开始孤立她,这一孤立,就是三年,直到她初二的时候向我道歉,我才原谅她,才允许身边的人和她进一步交往,我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她喜欢的那个男生喜欢我,她早就看不惯我才这样做的,我后来也报复过她,她后来好不容易才和那个男生关系有点接近,只要没有人打扰的话或许就能在一起的那种,我隐隐约约记得我是去插了一脚,然后那个男生好像就和我们这边玩了,具体情况我也已经不记得了,果然我从小就不是个好孩子,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觉得有些难受,无法释怀的那种,我可能底线就是无法接受背叛者吧,但小时候的自私自利孤立别人的事情我会觉得很有罪恶感,但当时完全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后来和好以后高中也和那个妹子有着联系,大学了以后也一起见过两面,也不知道彼此之间是真的释怀了还是假装的,可能我问了她也不记得了吧。

我还记得我高中时候也是,高一时候交了两个朋友,一个比较天真另一个比较自私自利,自私自利那个成绩比较好,我当时虽然不在班级前列,但比另一个天真的好了不少,所以那个自私自利的和我做了同桌,当时我在班上有一个男朋友,那个男生每天下课就来我课桌边找我说说话,结果我那个自私自利的朋友直接给我把我谈恋爱的事捅到班主任那里去了,上报理由是我有了男朋友,下课就来找我聊天,影响她学习,要求换一个学习更认真的人,随后我那破班主任每次开个班会都要带上我的名作为谈恋爱的代表,进行各种讽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的高一生活。

这样想想便觉得很无奈,本来就天性凉薄,亲情没体会到什么,友情也一直不顺,男朋友也换个不停(这一点可能是因为我一直不知道爱是什么,可能是书读少了点缘故),内心的高墙就是从小一点一点铸造起来的,外面的人进不去,我在里面,也出不来。

高二文理分班的时候学号是按照高一大大小小考试成绩排下来的,我在高二的班里是17号,也就是班里17名,但我进高二那个班级的第一天,我就做好了不交任何朋友的准备,我坐在最后一列靠窗的第四个座位,因为只有第一列和最后一列才没有同桌,我很喜欢那里,往外面望去就是绿油油的树叶,地上还有有阳光透下来的斑驳的剪影,我学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望着窗外发呆,风吹过的时候,地上的光斑就不停地摇啊摇的,我很喜欢看着那些亮闪闪的光点,我不和任何人说话,我上自己的课,看自己的书,做自己的题,第一次的月考就是班上前五,直到半个学期过后,我也没能记住班上五个同学的名字,高二结束,我每一次考试从未下过班级前十,他们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我高一的样子,都理所当然地觉得我就是有着前十的能力,学号17或许是因为以前某次考试出了差错罢了。所以你看,重新开始一段生活就是如此简单,去一个新的地方,以一个全新的面目见人,大家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你就是他们第一眼见到的样子。

现在回首望去,让我觉得最心安的场景果然还是高二时那个靠窗的座位,我其实是很喜欢阳光的,有它在会觉得内心的黑暗能消散掉不少,我这种内心黑暗的人是不是应该天天晒太阳净化一下呢,hhh。

现如今又到了一个可以重新再来的时候,我倒是没想好要以怎样的形象重新开始,我的人生就像断层一样,高一的时候大家不知道我初中的模样,高二高三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我高一的模样,大学的时候也没有人知道我18岁以前的模样,接下来我遇到的所有的人,我也不会让他们知道我大学的模样。但和以前不一样的是,以前的我每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时是由于对于过去自己的厌恶,我现在倒是不厌恶大学时候的自己,只是想着怎样才能变得更好一点,怎样才能做一个更有趣的人,我自己本身是一个很无趣的人啦,大部分的喜怒哀乐都贡献给了漫画,尽量不让日常生活影响自己情绪的波动,但致命的缺陷就是一旦波动,就是天翻地覆,把自己和身边的人折腾得不要不要的。回忆录这个专题开设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决定接纳以前的自己,决定和以前的自己和解啦,以前那些好的以及不好的事情,站在如今22岁的角度回过头去看会是怎样的感受呢,其实按理来说应该是觉得很羞耻的,就会觉得小孩子果然就是小孩子啊,(笑)。

第一篇回忆录以我去年鼓起勇气给ZCY大哥哥发送的第一篇邮件的节选结束吧:

为什么会想给你写这封信呢?可能是我觉得,你真的是在过着我理想中的生活,让我觉得特别特别特别的向往。感觉你喜欢的东西恰恰是我喜欢的。我想好好学钢琴,想努力学画画,还想弹acg,想说流利的日语,想去各种各样的国家去旅游,想去体验各种不一样的生活。所以我会觉得,啊,你就真的是我多年以后想活成的模样了。

希望自己不要忘记初心

希望能渐渐地去做一个善良的人

希望能变得更坚强一点

希望能坚持学日语(你这个五十音图还背不下来的人好意思说这一点吗???)

希望能更活泼向上一点(不要整天给人一种很颓很丧的感觉啊!)

希望自己能更自信一点(这点真的真的好难啊,哭)

最后

希望自己多年以后,也能成为被20岁的自己向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