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云见日

最近发生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知道要怎么记录,每当我想要与某些人真正告别的时候我就会换掉一切东西,放空自己一段时间,然后在心里默念“さようなら”,将一切的回忆全部封杀埋掉。

我还记得几个星期前走回宿舍的那个晚上,那是这个学期第一次哭的不行的时候,只要想到我可能要失去身边的某个人了我就会难受得不行,我本来是想给麒哥打电话的,但是那时候他在看电影,我不好意思把他从电影院叫出来,而他也不知道我当时哭得不行。所以最后我只好给驴子哥哥打了电话,我在电话这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根本就听不懂我在这边说了什么,他只能让我一直哭一直哭,哭到哭不出来了再好好说话。我是一直很怕身边的人给我告白的,只要有人告白了,就等于我要失去那个人了,若是不那么在乎的还好,如果那个人是我很在乎的朋友的话要怎么做才好呢,是不是就要做好失去他的准备呢,这样一想便觉得喜欢这种感情还真是一件特别残忍的事,是一件对双方都很残忍的事情。

这几天过得也超级糟糕,前天晚上难受到胃疼得睡不着,第二天早上六点起床去练车,然后继续赶作业,下午去上课,中午躺在床上的时候整个人还是睡不着,整个人都已经处于很行尸走肉的状态,正巧那个时候晴川收到了丹麦哥本哈根的offer,这个消息倒是刺激了我不少,让我稍微觉得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她邀请我如果到时候要去北欧一定要去找她,她说那里是世界上男女最平权的地方,女方生孩子男方会被强制休产假陪同,她还说,丹麦男人是世界上最爱做家务的男性。以前那个跟我说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结婚的人儿现在会跟我说 ,如果她能找到一个丹麦男人她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真好啊,希望晴川一定要得到幸福呀。

也是因为这件事,我开始萌芽了逃离深圳的想法,最近我的很大一部分压力还来自于找实习,自己现在的能力真的找不到什么优秀的实习,我觉得很可怕,害怕自己被平庸的社会洪流所吞服,最终也变成一个平庸的人,害怕自己没办法逃离这里却又没有站在这里的高处的能力,我很害怕,害怕到无形之中给了自己超出了自身负荷的压力,在昨天下午的时候,站在一教五楼看着楼下的时候,脑海中闪过多幅从这里跳下去会怎样的画面,会怎样呢 ,要是脑袋着地的话会很疼的吧,样子也会很难看的吧。站在那里越久,我就越害怕,我感觉现在的我还能控制住自己不跨过那个栏杆,但心里的的确确是存在着想跳下去的想法的,我也很害怕某一天突然就被这样的想法所支配了。

我现在身处一个知识更新速度远远超过自身学习能力的大环境中,我没办法与这股洪流对抗,我觉得我真的是太渺小了,渺小到什么都做不了。

前几天舜哥帮我代购champion,我一直想买champion很久了,正好他们要去美国我也就给他们说了这件事,我本来是拜托麒哥帮我买的,但他们去美国前我和舜哥闹了一点小矛盾,走之前的晚上一直吵着要请我吃饭认错,但我那周真的是太忙了,也只能在最后的晚上叫上几个好友一起出去吃了顿火锅。我是那种很舍不得让别人痛苦的人,一般别人只要稍稍哄一下我我就不会生气了,其实关于那件事我早就不怎么生气了,但舜哥还是买下了那件champion在群里说要送给我,让我很不好意思。随后今天麒哥也帮我去看了champion,因为正好打折我就打算一口气买两件,结果最后麒哥付完款就给我说既然舜哥送你了,那我也送你了啦,当时有一点点被震撼到,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感动,然后是不知所措,可能他们就是我在这个学校里收获到的最大的财富了吧。其实我是那种很怕欠别人人情的人,现在渐渐地明白,只有人情的往来才能加深大家彼此之间的交流和联系吧,我们从吃饭一直AA到现在大家会互相请客请看电影请吃饭也是经过了经过了两年了呀。原来时间真的能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呀,我自己是一个很不习惯主动联系别人的人,很多人不出现我的日常生活里的话就会被我淡淡遗忘掉的那种,没有人例外,但这种两年多大家时时刻刻在一起的那种感情,在群里唠嗑的情形都让我觉得很熟悉,熟悉到我都已经学会如何依赖他们了,最开始我们的群成立初期的时候群名是我取的,“我想去迪士尼!”,那是我当时成立那个群的初衷,虽然很可惜,到现在都没能实现这个梦,不过,我们四个人接下来一年是在香港或者是深圳这两个地方,希望能在今年的圣诞节,大家能一起去迪士尼就好了,能吃到蔡老师推荐的迪士尼爆米花就好了 ,晚上大家能一起看烟花就好了,跨年的时候一起在维多利亚港度过就好了。

最后还有一件超开心的事,我今天早上科目二一把过了!!!

哈哈哈哈哈,希望这个月月底前能拿到驾照呀~